29姨1章 小姨的伤心

    291章小姨的伤心

    曾小天在心里计划开了,充分利用目前这个大店面做大做强!当然,还得动用那些供货商的关系!

    装修的工程量挺大,但曾小天不用花多少钱,几个厂家听说曾小天准备做商行,都愿意出钱装修自己的展厅,曾小天只要提供设计图纸就行,一楼二楼基本没什么花费,主要只在门面和三楼办公室,大概十五万左右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最近没有大业务,曾小天暂时轻松一阵,可也应酬繁多,基本天天在外请客吃饭。农民公寓的肖玉清、小和山学院的总工、商业地产姓高的、台湾品牌的周经理、福建人、余杭人、小气鬼、意大利品牌的吴经理、白雪,还有麻雀介绍的甲方经理,一个轮着一个,这也没办法,曾小天必须和他们保持良好关系。

    开始几次曾小天还一人赴约,后来想想干嘛不让自己人也沾个光,就带上许月仙、玉儿、张虹,最后索性连张虹铺子里两个女儿也带去,不为别的,就为了吃个够本。

    曾小天和小姨每天必打电话,她心情还是不好,说着说着就会哭起来,但只要曾小天使劲逗逗她,偶尔也会笑一笑。唉……目前曾小天只能这样,等曾小天商行开业,有了实实在在的成就,曾小天再跟她见面。

    飞儿三天两头到市场来见曾小天,她这人有一点好处,就是不会嫌弃什么,不论身在何处都能迅速融入环境,在春江老屋是什么样,在钻石年代还是什么样,来新时代低档货区域也没什么不自在,更不会像许多女人那样故作高人一等,和玉儿、许月仙、张虹打得火热,很快就成了好姐妹。四个女人各相差一岁,也算同龄人,在一块儿挺有话题,就差没开一桌麻将。

    这天曾小天打了个盹,午后准备出去转转,正好来了一群顾客,是一个设计师带来的,曾小天就留下跟他们商谈。

    那客人看了曾小天的台湾货,喜欢的不得了,可又嫌贵,一个劲要曾小天打折,两人就这么拗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算贵,”曾小天说,“这东西怎么算贵?这是好马桶,一千五百块绝对值,你就买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人说:“一千五肯定贵了,一千二我立即买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曾小天唉声叹气:“老兄啊,一千二我就亏死了,你总不能让我亏本吧?好好好,一千四百八十块,一口价,这总好了吧?”

    这人摇头:“你这个老板一点也不爽气,一千四百八等于没优惠,就一千两百八,别说了!”

    曾小天苦笑道:“不行啊,一千两百八我还要贴你一百二,这马桶跟别的不一样,我进价就要一千四,你总要让我赚八十块,八十块不算多吧?拜托了,就一千四百八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是摇头:“不行,你没给我多少优惠,我心里不舒服。我告诉你好了,只要你卖给我这个马桶,过几天我给你拉十几个生意来,好不好?一千三。”

    曾小天隐隐约约好像发觉有人在远处看他,可这时没工夫搭理,只好全神贯注对付这个人,手舞足蹈地说:“我说老兄啊,你就行行好吧!我做生意不容易,这么多的费用要交,还有这个税那个税什么的,你就是杀价也该考虑我的苦衷。能让我早就让了,不可能连生意也不做的。好啦,一千三百八,我亏二十块卖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还是摇头,曾小天大声说:“再不行就算了,我不做了,你这不是活活亏死我么!”

    这人沉思良久,终于点头说:“好了好了,就一千三百八,我买了。”

    嘿嘿,八百八十块赚到手。曾小天冲那边的许月仙叫道:“月仙,开票,一千三百八。”

    这人过去开票付钱,曾小天拿出烟点上,这才有空向前方看去。一看之下,顿时浑身一震,木立当堂。

    是小姨!

    原来刚才一直看着曾小天的女人是小姨!

    她就站在不远处的过道上,呆呆注视着曾小天,两个眼睛晶莹闪亮,早已盈满泪水。

    旁边摊位的人都在看她,曾小天仿佛听见身边的设计师在对曾小天说话,可曾小天充耳不闻,曾小天的眼里只有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流下两行泪水,颤抖着向曾小天走来。

    玉儿、许月仙、张虹,还有设计师和客人,一个个都愣住了,四周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曾小天迎上几步,浮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说:“小姨。”

    回答曾小天的是“啪”的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小姨眼中显出一抹怨愤,狠狠抽曾小天一巴掌,眼泪却如潮水般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曾小天摸摸脸,继续对她笑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小姨全身剧烈颤抖,终于按捺不住,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一头扑进曾小天怀里,死死抱住曾小天。

    亲爱的,我曾小天想死你了,让我曾小天好好抱抱你……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……”小姨在曾小天怀里大哭,“你这个没良心的……没良心的臭男人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随后看曾小天的眼光就有些不一样,曾医生成了陈世美,曾小天的小姨就这样变成秦香莲……

    奶奶的,没关系,随便他们怎么想,曾小天无所谓!

    还有什么比曾小天的小姨更重要!

    “走吧,”曾小天柔声说,“带你去见见我的卧室。”

    小姨还是哭个不停,抽泣道:“没良心的……你这个没良心的……”

    曾小天回头看一眼,玉儿和许月仙对曾小天笑了笑,点点头,张虹还有些莫名其妙。曾小天朝她们挥挥手,就搂着小姨往外走去。周边摊位不少婆娘和小女人指着他们窃窃私语,曾小天理也不理,只有怀里这个此刻哭成泪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回到仓库,小姨才刚看见那张席梦思,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哭,别哭,”曾小天忙说,“坐下说,咱们叙叙旧,呵呵。”

    小姨紧紧抱住曾小天,哭道:“小天,你受苦了,我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晕,这女人每次都说对不起曾小天,再来几次曾小天都以为她真对不起自己了。曾小天忙搂住她坐下,笑道:“这跟你有啥关系?呵呵,别总说你对不起我,我压根儿就没事。”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

本站資源均來自互聯網采集,僅供海外華人和個人學習使用,本站不存儲任何視頻資源,不提供資源的下載,我們僅提供采集的來源,並未享有刪除權利,請悉知。
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受北美法律保护,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